三千年后回故乡

一举鲸涛快哉风,世浪翻袖中。
古今谁人堪伯仲?千秋雪,半夕蝶梦。

骚客弄墨太匆匆,行吟流连几笔空。

执者为骨,柔者为裳。

丝丝入扣,像雪水喂新茶透着袅袅的清气。

行云流水,天波浩渺。

如果漂泊是一首诗,那吾便是在诗中漂流的浮萍,随风聚又散……


© 三千年后回故乡 | Powered by LOFTER